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胡金玲详解大唐高鸿车联网格局:左手标准,右手产业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2日



“当前车联网产业发展所处的阶段,被业界描述为‘即将大规模商用的前夜’。”


日前,大唐高鸿车联网首席专家胡金玲接受C114记者专访。她表示,车联网是近几年才热门起来的概念,此前由于通信技术受限,车企和科技公司主要基于单车智能,开展自动驾驶关键技术的研究。但囿于感知能力受限和成本因素,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并没有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C-V2X车联网技术得以实现,C-V2X通过安装路侧单元和车载单元,使车路信息实现实时交互。

“C-V2X车联网分为近期(LTE-V2X)和中远期(NR-V2X)两个阶段。从应用角度讲,LTE-V2X的设计目标主要是支持辅助驾驶,提升道路安全及提高效率和舒适性;NR-V2X通过将通信技术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结合,可以更好地支持自动驾驶及其他新功能。从技术发展上讲,基于5G新空口的NR-V2X是LTE-V2X持续发展的演进阶段,两者是补充关系,而不是替代关系。”胡金玲介绍说。

参与并主导国际、国家标准制定 提升车联网核心竞争力

在国际标准发展方面,大唐高鸿基于自身的研究基础,于2015年推动3GPP进行V2X标准研究和工作立项,高鸿母公司大唐电信的专家担任了标准项目的联合报告人。

2017年3月,3GPP完成LTE-V2X第一个阶段的标准制定。LTE-V2X引入PC5接口,支持V2X短距直通。目前3GPP已经开始NR-V2X标准的研究工作。NR-V2X在PC5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增强。本周3GPP在中国召开技术讨论会,各方就同步机制、反馈机制和资源分配等问题热烈讨论,NR-V2X技术标准尚未最终定稿。

在国家标准发展方面,大唐高鸿也作为主要参与者和贡献者做了大量工作。

车联网属于跨界协同,除了底层的通信技术,还与行业应用强关联,最直观的是汽车行业和交通行业。国家层面现阶段十分注重车联网产业的发展,各大部委纷纷出台政策文件支持,自上而下推动跨行业协同。

各行业产业联盟和标准组织在车联网方面也都非常积极。这些行业组织和联盟旨在国际标准的基础上制定中国的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

目前CCSA(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 <https://www.pingwest.com/s/195521>)已经完成多项车联网通信行业标准的制定,其中《YD/T 3340-2018基于LTE的车联网无线通信技术 空口技术要求》等几个项目已经启动国家标准立项。

作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和智能交通产业联盟的核心成员,大唐高鸿参与制定了《T/ITS 0058-2017 合作式智能运输系统 车用通信系统应用层及应用数据交互标准》,该标准在我国多地示范区测试中广泛应用。

大唐高鸿还参与了汽标委智能网联分标委国家标准《基于LTE-V2X的车载信息交互系统直连通信技术要求》的编制工作。

此外,大唐高鸿还在IMT-2020(5G)推进组C-V2X工作组积极推动V2X车联网技术标准制定,包括测试认证及应用演进等工作,积极推动C-V2X产业持续发展。

可以说,在国际和国内的标准制定方面,大唐高鸿都做了大量工作。胡金玲作为车联网技术专家一直在参与其中。据了解,目前LTE-V2X相关空口、网络层、消息层和安全等核心技术标准已制定完成,标准体系初步形成。这一体系的完善,将显著提升我国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关键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

产业协同构建车联网生态 安全机制助力商业落地

从产业上来讲,大唐高鸿2012年首次提出LTE-V2X概念,在2014年研发出全球第一台LTE-V2X样机,2016年发布业界首款基于LTE-V2X的车载和路侧设备,并广泛应用于各大示范区,2017年推出业界首款完全符合3GPP标准的LTE-V2X通信模组,并在2018年进行优化设计,2019年发布车规级模组。

据胡金玲介绍,车联网是跨界新领域,产业链条比较长,横跨通信芯片、模组、车载设备、路侧设备、测试与验证、应用与平台和整车部分。在产品方面,大唐高鸿作为二级供应商面向产业链提供通信模组,与产业链上下游都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此外,大唐高鸿在车端和路侧分别推出VBOX和RSU量产终端,基于专业的通信能力实现车联网功能。

近年来,工信部在重庆、上海、北京、长春、武汉等地陆续授牌十个车联网示范区,大唐高鸿在其中多个示范区、智慧园区以及公交车、高速路等特定场景提供完整的C-V2X解决方案。

从推动产业成熟的角度讲,早在几年前大唐高鸿就与华为、高通进行互联互通的通信测试。今年,大唐高鸿在车联网的安全认证机制方面又取得突破性进展。

10月22-24日,2019 SAECCE(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暨展览会)将于上海举办。会上的互联互通示范活动,将从2018年的“三跨”升级到“四跨”,在跨芯片模组、跨终端、跨整车的基础上增加“跨安全平台”,并重点演示V2X通信安全身份认证机制。大唐高鸿作为主要组织方和参与者,是“四跨”活动中唯一提供C-V2X通信模组、车载终端、路侧终端和安全认证平台的企业。

车联网V2X安全身份认证是V2X商业化部署应用的重要保障。车联网“人-车-路-云”通信过程中需要对车载设备(OBU)、路侧基础设施(RSU)等参与主体的身份合法性进行安全认证,避免OBU、RSU等V2X设施因黑客攻击,误导车辆做出错误判断甚至导致车辆碰撞等危害事件发生。

演示活动应用场景和安全机制全面依照国内LTE-V2X标准体系进行技术开发,由国汽智联和大唐高鸿搭建的CA验证平台将为车载通信终端OBU和路侧终端RSU提供通信证书,实现V2V、V2I直连安全通信。该活动将有效试验验证C-V2X通信安全技术解决方案的可行性,进一步推动国内C-V2X产业化落地。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对于人人热捧的5G,胡金玲有客观而冷静的评价:5G不是一项单一的技术,它可能更像是一个工具箱。

5G从eMBB(增强移动宽带)、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三个维度来描述应用场景。每个场景下的技术需求和技术指标会有一些差异,各个行业可以针对具体的应用方式选择更适合的工具。

胡金玲认为,5G对车联网的影响不完全是正面的。5G的快速发展和网络部署,对于车联网后续应用推广是一个积极因素;但也有一些人可能会认为“不需要做现有的LTE-V2X技术直接等待5G也可以”,这种观点对当前产业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从技术发展的角度讲,标准版本大致两年一个周期,产业开发必然滞后于标准制定。LTE-V2X作为5G的先导应用,是对车联网发展的积极探索,因而不能够采取一味等待的思路。

不可否认的是,在不久的将来,5G将为车联网带来强势新动力。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之前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也表示,”未来5G应用场景的80%会在工业互联网,尤其是值得期待的是车联网和远程医疗。”

关于车联网未来两年的市场规模,目前多家咨询机构和分析机构给出的预测不尽相同,但大致都在千亿量级。如果说当前车联网产业正处于“即将大规模商用的前夜”,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在技术标准完善而统一,产业链条完整而成熟的前提下,通过安全机制的验证,经由5G大带宽、高可靠、低时延的特性,车联网即将迎来黎明的曙光。